澤田綱吉、葉修、七瀨陸本命。
主角總受控www

[i7/All陆]官方发糖最为致命[完]

沙雕小短篇。
只有All陆没有其他CP
只有All陆没有其他CP
只有All陆没有其他CP
(重要的话说三次)

***

作为人气偶像,没有绯闻根本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在现在的社会,哪怕团员都是男的,也能产生各种各样的粉色谣言。

不如说⋯⋯都是男的绯闻热度才更高。

所以作为和idolish7的团员和泉一织和四叶环的同学,每当两人走在一起有任何互动时,都能让她们脑补十万字日常小甜饼。

没错,虽然idolish7有七个人,但对两人的同学来说,这两位17岁组才是最铁的一对。

可是自从ZOOL出道后,多了个亥清悠,一切就有些不同了。
这个不同,并不是一直以为的一对变成三角关系。而是整个世界观受到彻底催毁的灾难。

本来嘛,虽然四叶说话都大咧咧的,但有和泉在旁边,她们也不能听到太多有关idolish7 的事情,反而只能看着两人交头接耳的画面发挥想像力。
但当亥清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和他俩走近时,有些对话就逐渐流传出来了。

毕竟,他们每次说到最后都是用吵的来终结这一切。

例如:
“和泉一织你别以为你是陆的团员就能妨碍陆和我们接触!陆可不是你的私有物!”

“我没说过七濑君是我们的私有物,但我也不认为七濑君有跟你们交往的必要。请不要再骚扰我们的Center了。”

“壮酱也说太过纠缠不清的男人是会让人讨厌的,小陆有我们就够了~”


又例如:
“等等,你这照片从哪里来的?谁准你偷拍我们团员的?”

“等等这张小陆怎么一脸快哭的感觉?你们对他做什么了!!!”

“跟你们有什么关系?!而且你们手机屏保那张也是偷拍的吧有资格说我吗?”


除此之外还有这种的:
“喂!你们回去告诉九条天,让他不要再给陆灌输奇怪的讯息了!”

“为什么?天天说你们是奇怪的人也没有错啊?而且要说你不会自己发RC跟他说吗?”

“谁有他RC啦!总之!不准再乱说话了!你们不是要营造友好的气氛吗?难道这就是idolish7对待同行的态度?”

“九条君要怎做跟我们无关,请不要把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而且在这之前你要不要先反省一下自己的态度?”


⋯⋯⋯⋯⋯⋯
所以居然连Trigger也跟七濑有关系吗?
听了好几天让人风中凌乱对话的同学们默默在笔记本上的关系图再加上一个名字。

贵圈真乱。

这是深深感觉娱乐圈水太深的同学们最终得出的同一个感想。


不过,

掏出手机翻了翻七月最新的SOLO曲封面。


陆真的超可爱的ヽ(*´∀`)ノ


END

第三部衍生小段子

最近掉回i7坑,所以來詐屍一下(喂
补第三部剧情看到为了陆的诉求力而想要对方一直感觉幸福的一织衍生的脑洞ry


***


“一织?在想什么呢?一脸严肃的样子。”出来倒水喝的三月经过客厅时就看到一脸凝重的一织坐在客厅里盯着团队的海报不知道又在考虑什么。

“哥哥⋯⋯⋯⋯你认为、我有能力让人一生幸福吗?”想了很久也没想到解决Center问题的完美高中生下意识问道。

“呃!?你有那个想让她一生幸福的对象了?!”本来以为只是工作相谈结果无意中突入人生大事问题的和泉哥哥差点把杯子摔掉。

“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好,不过我毕竟答应七濑君了⋯⋯⋯⋯⋯⋯”一定会让他成为最棒的偶像!
沉浸在日后团队计划的一织虽然还没想好解决那个诉求力的方法,但他始终认为只有陆才是idolish7最好的center。

“!!!!”已经不知道该震惊弟弟的对象是陆还是震惊他们已经私定终身的三月瞬间哑口无言。

然后那种弟弟在不知道的地方长大了的淡淡失落浮上心头。

“一织,你想清楚了吗⋯⋯⋯⋯?”三月心情复杂地看着海报的中央。

“这条路会很难的⋯⋯”即使陆是个好孩子。

“再难也要做!我才不会这么容易放弃!”任何事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不努力试试就放弃才一定没有好结果。

“一织⋯⋯⋯⋯”没想到弟弟已经用情这么深的三月再次震惊了。不过,作为好哥哥,他清楚知道现在最适合给一织的只是支持。

“加油!”慎重地拍了拍一织的肩膊,三月冲他做了个打气的手势,终于换来对方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

“谢谢!”有哥哥支持,一织心里压着的大石也轻松了些。

于是在往后一段很长的日子裹,和泉兄弟都没有意识到这晚的对话到底造成多少的误会。


TBC?

[綜合/All陸]Cross Op.2


*閱前注意*
這是以歌之王子殿下和Idolish7為主,由聲優梗引發的混合同人。
主CP為七瀨陸總受,走神宮寺蓮x七瀨陸線(?
雷者請立即離開,請勿引戰。



「我反對!」
當Idolish 7的經紀人小鳥遊紡把新的工作安排分發下來時,首先反應過來的就是眉頭緊皺的和泉一織。
「經紀人你不是也清楚七瀨君的情況嗎?怎會讓他接拍這種電視劇?」

「陸君的身體應該會承受不了吧?為什麼不讓環君來?」才翻了幾頁劇本內容,逢坂壯五也滿臉寫滿不同意。

「等等,小壯你別有事就推給我,雖然我也不贊成讓小陸去拍,但我也沒說要拍啊!」正在吃國王布丁的四葉環聽到前半段時還在點頭,可當自己莫名奇妙被推出去擋槍時也馬上跳起來加入反對。

「拍電視劇是Leader比較有經驗吧?要換人也該換他啊!」然後順便拉站在他身邊的人下水。

不過沒等二階堂大和回答,壯五就回他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雖然跟理子聯絡上了,但你不是說會多上電視讓她能常常看到你嗎?」

「欸?」他是有這樣說過啦⋯⋯

「拍電視劇就能常常在電視出鏡了喔!這是很好的機會吧?」

「好像也對啦⋯⋯⋯」但總覺得有哪裏不太對。

「環君希望理子高興吧?」

「嗯!那當然!」妹妹能開心就是最重要的!

「那你要拍嗎?」

「拍!」直接搶過壯五手上的劇本,環用熱烈的眼神望向紡,「經紀人,我要拍!」

「⋯⋯⋯⋯⋯⋯⋯⋯⋯」這邊是目睹整個誘拐過程的Idolish 7成員們。

「⋯⋯⋯好厲害,壯五好像馴獸師一樣⋯⋯」想到Mezzo最初結成的樣子,和泉三月突然有種孩子長大了的感覺。

「你那個是重點嗎?」不過同屬年長組的大和只覺得快胃痛了。

這根本就是長歪了才對吧?

Nagi則感動地望著兩人:「壯五跟環的感情變好了呢~」雖然明顯在狀況外。

「⋯⋯⋯⋯⋯⋯⋯」大和只好扶額。

「這樣也不錯,經紀人,跟對方要求換成四葉君吧。」不過,這種結果絕對是一織樂見的,所以他也點頭表示贊成說:「而且我建議把上次的學園劇帶過去讓對方參考,四葉君絕對有足夠的經驗可以應付這部劇的。」

說著他還很有效率地在旁邊的櫃子裏把相關影片也找出來。

「呃⋯⋯⋯」面對幾名Idolish 7成員投來的各種不同目光,紡一臉為難地望向站在旁邊似乎完全沒注意到騷動的七瀨陸身上。

「可是,這劇是陸君自己要求接的啊⋯⋯」所以你們在吵之前應該先問當事人意願吧⋯⋯?

不過還沒說完下半句,紡就被現場突然靜默的氣氛壓得聲線越來越小。眾人充滿壓迫的視線也一下子全都轉移到事件的主角身上。

「七瀨君要求的⋯⋯⋯⋯」一織不可置信地看著陸,「你這笨蛋到底在想什麼啊!」

「太魯莾了!陸君你不要命了嗎?」壯五也不認同地看著陸。

「小陸,我跟你換好不好?」然後滿腦子妹妹的環已經直接湊到對方面前了。

「嗯?換什麼?」如夢初醒的陸從錄取通知信上抬起頭時就發現所有人都望著自己,一副明顯沒把大家說的話聽進去的樣子。

「大家怎麼了嗎?」不解地發現自己變成了大家視線的中心,陸眨眨眼,然後在對上紡的目光時,他打心裏露出感激的笑容。

「經紀人,這次真的麻煩你了。」

「陸君⋯⋯⋯⋯」

紡有些不知所措地咬著下唇。
她看得出來,陸是真的很開心能接拍這部電視劇。
而周圍安靜下來的Idolish 7成員們肯定也看得出來。

「陸,這劇是你要求接的?」示意一織先冷靜一下,大和率先問出大家的疑惑。最初他不懂為什麼一直主力在歌唱活動的陸會接拍電視劇,但看到陸的眼神後,大和好像有些明白了。

幾乎是看到陸點頭承認,他就忍不住問道:「是因為九条天的新劇嗎?」沒記錯,那題材好像也是這類型的吧?

「⋯⋯⋯嗯,說完全跟天哥沒關係也是不可能的⋯⋯」看著環手上的劇本,陸想起那個總是遙不可及的背影。

他已經比天哥遲了很多起步了,難得把距離拉近了些,他可不想讓對方再次把他拋下。

「但我覺得也不完全是因為這樣,這次畢竟是個很難得的機會,我也想看看那個世界到底是怎樣的。」

那個天哥已經踏足的世界,他想親眼看一看。

果然嗎⋯⋯
大和在心裏嘆口氣:「但你知道這對你身體負擔有多重嗎?」

陸的心思不難猜,可是他們明白,不代表他們會放任他亂來。

「我會小心的!」終於發現氣氛不太對的陸緊張地說。

「會小心才怪!」聽到這裏終於忍不住的一織吼回去。「第一天見面時那場籃球賽你別說你忘了!」一回想到當時陸拼命的樣子,他的眼睛都快冒火了。

「而且想拍電視劇也不一定要找部劇烈運動類的啊,找部文藝些的不行嗎?」壯五也嘗試勸著。「九条身體跟你不同,就算想追上他,你也不用找同類型的劇吧?」

「我知道!」自己的身體自己當然最清楚,陸也知道接下這工作有危險,但———

「當上主角的機會,不是隨便就有的。」

他只是個新人,錯過這次,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會有下一次機會了。

「所以,我一定要拍這部劇。」紅眸裏是堅定不移的決心。

「啊啊⋯⋯看樣子再怎說也沒用了吧?」明白絕對勸不動的大和這下真的胃痛了。

其他成員對著這樣的陸,也再開不了口反對。氣氛一時變得有些低迷。

「⋯⋯⋯⋯⋯那我也要拍。」

「咦!?」所有人愕然地看向一織。

「放著七瀨君亂來我實在不放心,至少多個人照應會比較好吧?」非常光明正大的理由,但對陸來說他只想到上次被唸足一周的學園劇生活。

「等等!不要啦!一織你在胡說什麼啊!」事情怎會發展成這樣的!?

「你閉嘴。不管是什麼理由,居然私下接受這種工作,等等再跟你說教。」可是比起堅定不移的陸,一織這邊也是毫不妥協。

「說教⋯⋯⋯⋯喂,我好歹比你年長欸⋯⋯⋯」在一織眼中他該不會連環也不如吧?

「經紀人,你快幫忙阻止他啊!」陸無奈地只好向紡求救。

「唔⋯⋯⋯一織君,不是我不想答應你,但第一、二季的選角己經結束了喔⋯⋯」

「那我跟Nagi換。」已經開始不擇手段的一織把目光轉到同樣拿到劇本的Nagi手上。

「咦?」從頭到尾沒空插上話的Nagi眨眨眼,然後抱著劇本退得遠遠的。「No~~~~一織君,這部劇的原作很有趣的,我最初看漫畫時就很喜歡了,所以我是不會換的~~~~~」

「一織君,你先冷靜點,要換是不可能的吧?」是說你們說得簡單,這劇又不是我們社自費拍的,能說換人就換人嗎?

紡突然有種哭笑不得的無奈。
每次遇上陸君時,一織君都沒有平時的冷靜呢。

「不過因為應該要拍三季,或者一織君你等等看第三季的試鏡甄選?」

「可是⋯⋯⋯」正當一織還想說些什麼時,衣袖卻被旁邊的三月拉住了。

看著朝自己搖搖頭的哥哥,一織咬咬牙總算冷靜下來。

「⋯⋯⋯⋯⋯好吧,也沒辦法了。」明白現在怎做也沒用後,他瞪了陸一眼,然後把仍帶殺氣的視線投向Nagi。

「Nagi君,七瀨君就交給你了,請把他完整地帶回來喔。」

「Oh~~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陸的!」感覺危險終於解除的Nagi高興地答應。

「嗯,Nagi有時也挺可靠的。」滿意弟弟的表現,三月衝他露出安撫的笑容:「要是有什麼問題,就讓他的手辦一起陪葬吧。」

順便定下辦事不力的懲罰。

「喔不——————!」

於是除了Nagi和陸外,眾人都滿意了。


嗯?
你問最後他們到底要拍什麼劇?
據說是一部勵志的高校科幻(?)籃球劇。

(TBC)

*

好久沒寫文總覺得有些生疏,而I7又是第一次寫,人物角色可能沒把握得很好。
有些家教大亂鬥的習慣還是帶下來了。
希望各位不嫌棄(つд⊂)

因為自己手上的卡不是很多,所以有些情節有機會跟RC有衝突。
我會盡量調整的。
希望大家見諒了。

然後我相信聲優梗加籃球劇大家都能猜到他們要拍什麼加有誰會參演了(遠目

[綜合/All陸]Cross Op.1



*閱前注意*
這是以歌之王子殿下和Idolish7為主,由聲優梗引發的混合同人。
主CP為七瀨陸總受,走神宮寺蓮x七瀨陸線(?
雷者請立即離開,請勿引戰。





在演藝圈裏,每年都會有不少的偶像組合出現。然而當中能成功的總是少之又少,更多的只會默默地消失無踪。所以對於出道多年的神宮寺蓮來說,能讓他記住的新人其實不多。

不過接到新的電視劇劇本時,他卻意外地發現一個讓他不得不記住的新人。

七瀨陸。
那個最近經常被人拿來跟他們ST☆RISH比較的新人組合,Idolish7的中心。

由於被提到的次數實在太多,甚至連在訪談節目中也多次被問及對他們的看法,所以ST☆RISH也曾抽時間找了年末那場Black or White Music Fantasia來看。不過,雖然當時得獎的是Idolish7,而他們的表現也確實令人驚艷,但比起他們,蓮其實更看好Trigger。

畢竟無論是舞技還是台風,Trigger也明顯更加成熟老練,讓人完全看不出他們只是才出道幾年的組合。不用多久,恐怕也會是ST☆RISH不容小覷的對手吧?

相較起來,Idolish 7各方面都還是太青澀了。
潛力是有的,但能成長的空間還有很多。
在ST☆RISH內大部份的意見也是覺得他們還需要磨練。而最終能不能成功,現在還是未知之數。

言而,唯獨對這個七瀨陸,卻是他們一致好評的。

偶像歌手都必需具備的亮麗外表和全力以赴的拼勁他已經有了。那無庸置疑的歌唱天份也是極為出色的。但最重要的,是他在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來的感覺。

一十木說過七瀨有很棒的笑容,但那不是指好看不好看的問題。

而是指成為頂尖歌手必需擁有的素質——感染力。
經過訓練後其實不少一流歌手也能做到,但能做到多少,卻是因人而異的。
七瀨陸還只是個成長中的新人,但他的歌聲已經能夠牽動觀眾的情緒,他的表現已經能夠把人帶進自己的世界。

光憑這點,哪怕還沒實際接觸過,蓮就不可能忘記他。

「蓮?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了嗎?你看上去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同樣接下這部電視劇的愛島塞西爾拿著剛收到的劇本經過走廊時,就看到坐在交誼廳的蓮正對著劇本露出笑容。

探頭看了下,翻開那頁正是他們即將共演的電視劇的演員表。

「七瀨陸?喔,是Idolish7裏紅頭髮那位吧?」

「塞西也記得嗎?」

「他的歌聲裏也有穆斯女神的力量,所以我有印象。」

「穆斯女神嗎?這對塞西來說是很高的評價呢。」蓮有些意外地挑眉。

雖然自己對他的評價也不低,但他也沒想塞西爾會用這種的說法。

畢竟他也從沒聽過對方用穆斯女神來形容ST☆RISH和Quarter Night以外的人了。

七瀨陸嗎?
噙在蓮嘴邊的笑意不自覺加深。

塞西爾來回看了看心情變得更好的蓮和桌上的劇本,「蓮,你很期待?」

期待嗎?

「挺有趣的不是嗎?」

他到底能走到哪裏,就讓我親自看看吧。


(TBC)

【家教/奈奈中心】我的兒子‧情信篇〔完〕

○搬舊文

○2007年度-贈【澤田綱吉】的101427祭生日賀文

○骸綱有


  母親關心兒子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於是在澤田家某個難得一家團聚的早餐時間,奈奈一邊幫家光裝飯,一邊問正在安靜吃早餐的兒子。

 

  

  「所以說,綱君有沒有收到過情信?」

 

  當事人霎時一陣劇烈咳嗽,差點被煎蛋噎住。

 

  「老、老媽?你你你突然問這什麼問題啊!?」

 

  「對啊,綱吉,也跟爸爸說說嘛,你和京子小春的進度如何了?」用手肘撞撞綱吉,跟愛妻同一陣線的家光也狹促地笑看著兒子。

 

  「什什什什麼進度啊?我我去上上上學了!」三兩下扒光飯碗,臉頰漲得通紅的彭哥列下任教父抓起書包就往外衝。

 

  啪踏啪踏的跑步聲之後是砰啪的關門聲,轉眼間餐桌上只餘下目送兒子逃跑的澤田夫婦和悠閒喝著味噌湯的嬰兒教師。

 

  「啊啊,逃掉了呢。」家光一臉可惜地抓抓頭髮。

 

  「Reborn知道嗎?」轉向長期陪伴兒子的家庭教師,奈奈一臉得不到答案絕不罷休的樣子。

 

  緩緩放下手中的湯碗,Reborn勾起嘴唇。

 

  「有哦。綱吉有收到情信。」看著家光愕然的樣子和奈奈瞬間發亮的眼睛,Reborn從身上摸出一封白色的信封:「要看嗎?」

 

 

  不懷好意的提議,和議者關心過度的父母兩名。

 

  ※

 

  親愛的綱吉君:

 

    自從第一次見面以來,我就對你念念不忘,朝思暮想的都是你的身體。好幾次在夢中看到那湛藍無垠的美麗蒼穹,我就會想起你那對如同燃燒著火焰的眼睛,那麼遙不可及,那麼純粹堅定。讓人明知無論如何伸手也得不到,還是冒著生命危險一次又一次把你撲倒。

 

    想在你的眼裏烙下屬於我的印記,想用一輩子的時間和你定下契約。然後踏上圍繞在你身邊那群礙事的飛禽走獸冰冷的身體,把世界抺上艷麗的腥紅。我們可以一起傲遊輪迴六道,讓恐怖和絕望覆蓋世上每個角落。

 

    你可以保持善良,因為我會讓你陷入沉睡,你可以保持乾淨,因為一切將變得比你更髒。

 

    對我來說,你是必要的存在,也是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獵物。

 

    所以,請在三天內把身體交給我,不然我就要撕票了,你也不想重選雷守吧?

 

  只屬於你的霧

 

  ※

 

  「以上。」把信放到桌上以證明剛才自己唸得一字不差,Reborn拿起茶杯補充水份。

 

  難怪沒有看到藍波,原來被六道骸捉走了嗎?

 

  家光默默看著信紙,正想說些什麼就被旁邊奈奈發出的尖叫打斷。

 

  「奈奈?!」糟糕,不會是嚇到她了吧?

 

  「唔哇,好熱情的信哦!一生一世的承諾,綱君遇到很認真的孩子了呢!」臉頰兩團紅暈代表連她也深深被打動了。

 

  「等、等一下,這分明是勒索信吧?」家光愕然地看著愛妻,後者回他一個興奮的笑容。

 

  「你也覺得很浪漫對不對?那孩子居然這麼清楚綱君的性格,明知他會害羞還特地找好理由給他赴約!」沒有注意臉色古怪的丈夫,奈奈陶醉地說完,便繼續追問Reborn後續發展:

 

  「Reborn,那後來呢?綱君有沒有把身體交給這個人?」

 

  嘴邊笑容的弧度更大,Reborn從另一邊的口袋摸出另一張信紙。

 

  「身體就沒有交出去,不過他有寫回信哦。」

 

  「咦?可是回信怎麼在你手上?」

 

  「這是複製品,學生的人際關係也是老師不能忽略的地方啊。」

 

  「一直以來辛苦你了。」完全不覺得有問題的奈奈誠摯地說,然後充滿期待地看著信紙。

 

  Reborn瞭解地開始讀第二封信。

 

  ※

 

  骸:

 

    從第一次見面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不管是那水果髮型還是詭異的眼睛,還有從頭到尾讓人毛骨悚然的感覺。雖然不甘心但好歹還能算是個美型……不過原來本質已經到了變態的地步了嗎?而且我也被你迫著只有好幾次能夢到正常的天空,其他不是被鳯梨型的東西給吃掉就是被惡趣味的鬼怪追著跑,正常情況一定會嚇醒的結果還是醒不來於是果然是你害的吧。

 

    請不要再突然撲過來了,每次和獄寺君他們打起來你知道我要賠多少錢嗎?下次就不止把你冰起來喔。

   

    那些引人誤會的話就不要再說了萬一信讓其他人看到我會很困擾的。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這信是放到我的鞋櫃裏啊你又偷偷潛入學校了是不是?萬一被雲雀學長看到可不是打一打就算了的哦。雖然這次沒受傷但請不要再有下次了,嘛這當然不是在關心你只是那好歹是庫洛姆的身體,別讓她有太大負擔……啊啊,總之別再來學校裏了就是了。

 

    最後,這三天請好好照顧藍波然後把他還回來,太久媽媽會擔心的。

 

    然後再讓我揍一拳就好,真的一拳就可以了。〔笑〕

 

  澤田綱吉

 

   ※

 

  「以上。」把信紙放到前一張旁邊,再次拿起茶杯補充水份。

 

  「…………………………這是恐嚇信吧?」孩子,老爸不注意時你已經走上不歸路了嗎?

 

  家光黑著臉看著兒子的回信,旁邊的奈奈卻再度發出尖叫。

 

  「綱君這孩子真是很可愛呢。兩人的感情好好哦。」

 

  「等一下!奈奈,你到底那裏看出兩人感情好了!?還有這六道骸可是男的啊跟咱們兒子一樣是男的啊!」

 

  家光發現自己實在跟不上愛妻的思維。

 

  「男的嗎?所以是要準備紅豆飯了吧?」甜甜一笑,把圍裙脫下拿起錢包,「那我出去買紅豆了哦。爸爸也別吃醋了,兒子長大了要高興哦。」

 

  「吃、吃醋?………奈奈!?奈奈!!」

 

  呆呆看著愛妻哼著歌出門,家光第一次對自己長期沒有留在家裏教育妻兒感到無比後悔。

 

  ※

 

  「果然是一家人啊。」一流教師靜靜喝光餘下的茶,作出中肯的評價。

 

  【情信篇‧完】

 

  ※

 

  明天就是山本生日了今天還在打骸綱〔?〕文,而且感覺不但會被砍還會被輪迴欸。

  木枯都你害的啦〔掩臉〕←誰叫你拿那本當靈感

 

  然後這篇純粹是想寫信,因為阿羿給我看到某個徵文比賽後人家就超想寫恐嚇信的,不過怕到時來找人家的不是大會人員而是警察先生所以作罷〔巴〕

  

  再來說到我的兒子這系列啊,其實是兩年前要送綱吉的生日賀文之一〔死〕

 

  於是不管是那個坑人家還是有在填的啦,雖然速度很慢〔……〕

 

  總之又是很蠢的一篇〔頂鍋蓋逃〕

 

 

  〔居/2009.4.23〕


【家教/奈奈中心】我的兒子‧受歡迎篇〔完〕

○搬舊文

○2007年度-贈【澤田綱吉】的101427祭生日賀文


 

  當熟悉的對話聲從玄關傳來,澤田奈奈就知道今天又有不少客人來訪。

 

  自從Reborn來了後,綱吉的成績不但有點進步,而且認識的朋友還多了不少。奈奈從以前就奇怪為什麼自家的兒子明明這麼可愛,可是卻好像總是沒有幾個好朋友似的。不過現在每次看到他,都是被一群人團團圍著。想到有這麼多人重視自己的兒子,奈奈就為綱吉覺得很高興了。

 

  雖然家光好像不太喜歡他們的樣子,不過這大概是因為兒子長大了,所以覺得有點寂寞吧?

 

  笑了笑,想起丈夫上次回來時哭著跟自己抱怨綱吉被其他男人搶走了的樣子,就不禁搖搖頭感嘆他這有如笨蛋爸爸的行為。

 

  綱吉不是天天都在家嗎?

 

  一邊用圍裙擦著手,正在準備晚飯的奈奈發現綱吉回來後到現在還沒有進入客廳,便好奇地探頭望向玄關。

 

  可是只是一眼,她也呆住了。

 

  唔哇……

  人數還真的不少欸……

 

  「阿綱,他們都是你的朋友嗎?」

 

  獄寺、山本和了平都是她見過的,那個穿著黑色高領制服的是雲雀同學吧?阿綱原來也認識這個學長啊!然後站在後面一點的三個孩子都比較生面……咦?那是黑曜的制服欸,看來阿綱的交友圈果然很廣。

 

  「對、對啊……」自家兒子樣子有點緊張地站在這群人的中間,眼神不自在地望望獨佔他左邊的風紀委員長,再望望被強行擠到他右邊的其他朋友。

 

  看來是害羞了吧?

 

  自動把他們拿著三叉戟炸藥棒球棍和拐子的行為一併歸入這個原因,奈奈笑意更深了。

 

  看來阿綱的朋友都很可愛呢。

 

  「那大家要留下來吃飯嗎?」晚餐的材料應該還足夠吧?家光一星期後會再回來,所以她已經預先買好一大堆了。

 

  「咦!?等一下,媽媽!他們只是……」

 

  綱吉驚訝地看著她,剛發出的微弱抗議在瞬間就其他人的聲音淹沒,首先是了平直接大聲向她道謝。

 

  「可以嗎?伯母?」

  

  「綱,抱歉我們又來打擾了。」

 

  然後獄寺和山本也熟練地脫鞋進屋。

 

  雲雀恭彌有禮貌地對她點了點頭說了聲打擾媽媽了,就把她兒子拖了過來。

 

  另外的三人最後也在阿綱的示意下乖乖留下來。

 

  看著人口爆增的客廳,奈奈鼓足幹勁地開始準備晚餐。

 

  身後不斷傳來兒子的叫聲和金屬撞擊聲,間中夾雜煙花的炸裂聲,直讓聽得一清二楚的她露出會心的微笑。

 

 

  啊啊,真是有活力的小孩呢。

 

  

  ※

 

 

  隔天,同樣的情況又再發生了。

 

  不過這次站在綱吉身邊的是清一色穿著黑色皮質制服的男人。

 

  看著努力把自己縮小的兒子,奈奈突然發現那個站在他身旁的男人正是家光上司的兒子。她有在照片中看過,所以還算有點印象。

 

  看來阿綱和他們的感情也不錯呢。

 

  笑著把他們招呼進屋,奈奈心裏想,她的兒子果然很受歡迎。

 

 

 

  【受歡迎篇‧完】

 

  

  ※

 

 

  奈奈媽媽,你是在把自家兒子往坑裏推啊〔汗死〕 

 

  這篇會變成系列,因為我手上還有幾個題目,所以我把他打做受歡迎篇。

 

  不過由於接下來的賀文也有一些是系列,所以到底那篇會先出後續,就說不定了〔遠〕

 

 

  〔居/2007.10.14/00:27〕


【家教/R綱】關係〔完〕

○搬舊文

○2007年度-贈【澤田綱吉】的101427祭生日賀文


 

 

  如果一種關係代表一層羈絆,那我會和你製造更多糾纏不清的關係,直到能永遠把你鎖在身邊。

 

 

  ※

 

 

  認識彭哥列現任首領和門外顧問的人,都知道他們有著比血親還深、比任何人還亂的羈絆。

 

  一/

 

  「蠢綱。」

 

  「咦!?」

 

  「去死吧。」

 

  『砰--!』

 

  ……。

 

  「復--活--!拼死去跟雲雀學長決鬥吧!!!」

 

  --他們是殺手和目標。

 

 

  二/

 

  『轟--!!』

 

  「喂Reborn!這樣下去真的會死的欸!!」

 

  「下一題,如果(x-1)(x-3)=x-3,那x是什麼?」

 

  「呃……2?」

 

  「錯。」

 

  『轟--!!』

 

  ……。

 

  --他們是老師和學生。

 

 

  三/

 

  「為什麼又要辦這種彭哥列式什麼什麼的大賽!?」

 

  「是彭哥列式臉紅心跳高難度混合技術啾啾試膽大賽。」

 

  「什麼都好這不是重點吧?!問題是這種比賽意義在那裏!?」

 

  「蠢阿綱,促進家族成員感情可是首領的責任啊。」

 

  「這那裏有促進感情了!?他們不是打起來了嗎?那個要殺死對方的攻擊又是什麼啊!!」

 

  「呼……」

 

  「Reborn!!這種時候你還給我睡覺?!」

 

  「……吵死人了,擔心就自己去阻止。」

 

  『砰--』

 

  ……。

 

  「你們,玩夠了嗎?〔笑〕」

 

  「呃……十、十代首領,你冷靜一點……」

 

  「阿、阿綱,別、別衝動啊……」

 

  「死麻雀,誰准你先逃的!」

  

  「極限!!來吧澤田,我等你很久了!」

 

  「嗚嗚嗚……要‧忍‧耐……」

 

  「……全都給我變成星星吧!!」

 

  ……。

 

  「這次活動看來很成功嘛列恩,不愧是我的玩…不,學生。」茶。

 

  --他們是魔王和玩具。

 

 

  四/

 

  「這份文件字太醜,重寫。」

 

  「是……」

 

  「這個方法不設實際,重寫。」

 

  「是……」

 

  「這個決定太草率,重寫。」

 

  「是……」

 

  「這份合約不夠全面,重寫。」

 

  「是……」

 

  ……。

  

  「這份……」

  

  「等、等一下,Reborn,到底還有多少?」

 

  「這個嘛……處理完這些,明天的文件大概也會送到了。」

 

  囧。

 

  --他們是下屬和上司。

 

 

  五/

 

  「Re、Reborn……」

 

  「嗯?」

 

  「我、非、非得要這樣工作嗎?」

 

  「……」

 

  「……嗯唔……」

 

  「阿綱,你臉紅了。」

 

  「唔!!是、是誰害的啊?!」哭。

 

  「是我。」燦笑。

 

  「喂!你、你手在做什麼?!」

 

  「讓你的臉更紅。」

 

  「……不、不是要改公文嗎?!」

 

  「那你繼續啊,我又沒阻止你。」

 

  「……唔、這……這樣、我改不到啦……哈嗯……」

 

  「真拿你沒辦法。」

 

  「咦?」

 

  「蠢綱,明天準備加班吧。」抱走。

 

  ……!!!

 

  --他們是丈夫和妻子。

 

  

 

  〔完〕

 

 

  ※

 

  先祝Reborn和綱吉生日快樂ˇˇ

 

  因為兩人的生日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我就一起慶祝了。

  反正漫畫中你們也是一起過的ˇ〔喂〕

 

  不過不管是那種關係綱還是被吃得死死的嘛……〔遠〕

 

  算了遇上R魔王也是你的命,努力加油吧! ←巴

 

  PS,這篇太短?

     沒差,因為我過幾天還有一篇R綱要發= =+

     那是送人的教師節賀文,為了27兔子祭所以延期了。

     在主菜來之前,R魔王你就先將就一下吃點小前菜吧囧

 

 

  〔居/2007.10.14/0:00〕


【家教/綱中心】哪裏不對

 

  左邊的女孩目測大概十五六歲,身上穿著並盛中學的冬季女裝校服,從有些過長的毛衣袖子露出的半個手掌緊張地捉著衣角的兩則。長長的褐色長髮看上去很柔軟的樣子,橙橘色的大眼睛含蓄地低垂著,臉上微微泛起淺紅。

 

  右邊的男孩身高較前者略矮一點,衣服卻是大相徑庭的農村風格。唯一令人覺得有關係的只有那九成相似卻更顯稚氣的容顏。寫滿好奇的大眼睛不時地東張西望,頭上兩隻從髮間伸出的白色兔耳也靈動地跟著一搖一擺。

 

  表情凝重地看著他們整整一分鐘後,彭哥列十代首領直接向電源插頭伸出手。

 

  「等等!綱君,你想幹什麼?」一直注意對方一動一舉的技術部部長眼明手快地一把捉著上司意圖不軌的手。

 

  「電腦中病毒了我要毀滅它。」被妨礙的首領馬上用另外一隻手去拉電線,可在踫到前依然慢了一步先被連人帶椅一起強制往後拉走。

 

  「不可能啊,我和正一才剛更新過防護程式。」技術部副部長繞到螢幕前上下打量畫面,然後肯定地比出大拇指:「放心,有問題的話小綱小吉也會解決的。」

 

  「……你說誰跟誰?」兩手正跟部下角力的首領動作一頓,語尾飆高。

 

  「小綱和小吉,上次例會提過的人工智能防衛雙核。」技術部部長揚揚下巴示意首領望向螢幕裏的兩個人物。「左邊的小綱負責網路及伺服器的所有安全和錯誤修正,右邊的小吉則負責偵察基地防衛系統數據,兩隻都是最新升級版,有攻擊時還可以實戰呢。」

 

  「實戰?」觸到敏感關鍵詞的首領瞬間心涼了一半。

 

  「大概像這樣。」

  

  從口袋掏出扳手的副部長用力把它甩向一旁的初代首領掛畫。

 

  快要觸到畫布時基地立刻響起舖天蓋地的刺耳警鳴。剛生成的半透明防護罩把掛畫護得滴水不漏同時,也把扳手向著另一個方向彈去。

 

  原本緊閉的大門突然被撞開,聞聲聚集的守護者們帶著七色流火衝到。

 

  探察到能量異常增長的防衛系統隨即進入更高危險判定,螢幕右邊的男孩從消失到出現根本不到一秒。

 

  「請馬上把指環火焰收回,誰敢擅自破壞基地,小吉就要代替莫斯卡懲罰你。」

  

  高舉著胡蘿蔔的兔耳男孩認真地站在闖入者前。

 

  …………這時當然是全場定格。

 

  首先回過神的首領一臉心死地望向自家技術部部長。

 

  「為什麼是代替莫斯卡?」就算不是代替我也好歹代替管理秩序的雲守吧?

 

  「因為斯帕納說這樣比較萌。」至少仇恨值不會轉移的同時瞬間突破最大值。

 

  「你們確定?」

  

  褐髮首領嘴角抽搐地看向門口那堆守護者石像。

 

  技術部副部長淡定地拆開一支棒棒糖,回頭望著同事們。「新系統如何?」

 

  「Good Job!」

 

  回應的是眾人整齊的激讚手勢。

 

  於是彭哥列十代首領臉無表情地一腳踢爆身前的主機。

 

  [完]

 

  ※

 

  繼續練筆,模式跟昨天的差不多,都是亂七八糟的風格XD

  最近時間不太夠所以都先用短篇來練手,也沒太明顯的CP向。

  但這個題材之後大概還會有長篇或系列?

  中心是:我家腦洞太大的技術部宅男們(欸

 

  〔居/03.01.2015〕

                            


【家教/綱中心】新年快樂

 

 

  「人類是群居的動物。所以當他們嘗過有人陪伴的滋味,就格外難以忍受孤獨的寂寞。」

 

  穿著整齊黑西裝的少年用咏嘆調般的口吻這樣說道。趴在他帽簷的蜥蜴認同似地吐了下信舌。

 

  「你以為這都是誰害的?」咬牙切齒的聲音從堆滿文件的辦公桌傳來,毫不間斷地飛舞的鋼筆俐落地劃下駁回的紅叉。

 

  「你曾經有過選擇的權利。」黑西裝少年無辜地眨眼。

 

  「獨自一人改公文跨年,或者參加所謂的彭哥列式跨年活動後把其他人全部打殘再獨自面對更加多的公文?」褐髮首領臉部一抽,像是想到什麼不堪回首的過去。

 

  「就算重來一百次我還是會選前者的。」立場瞬間變得更加堅定,雖然依然怨氣沖天。

 

  「要來打賭你明年絕對會選後者嗎?」喝著特濃咖啡的少年揚起明顯有陰謀的笑容。

 

  「……你做了什麼?」時靈時不靈的超直覺終於發作。

 

  回應他的是樓下傳來的強烈爆炸聲。

 

  『轟──────────!!!!』

 

  黑西裝少年用嘲笑般的眼神看著被公文活埋的學生。

 

  「把危險放在自己眼前至少還可以控制受波及範圍,你以為沒了你他們就不會鬧了?」守護者從國中打到現在是打假的?

 

  「…………我記得我有好‧好‧把‧他‧們‧分‧開‧了。」一隻戴著銀黑手套的手掌伸出來。

 

  「彭哥列式家族活動歡迎所有家族成員和同盟參加。」言下之意就是明明只有你一個不合群。

 

  「這種破活動怎麼就不廢掉它!」橙色的火焰竄起。

 

  「大概是歷代首領都需要一個發洩精力的方法吧?」

 

  黑西裝少年笑著扯著不知是真是假的答案。

 

  終於蓄滿怒氣值的褐髮首領毅然投入轟轟烈烈的家族迎新活動。

 

 

  「今天會是個好天氣呢。」

 

  把尾巴盤上飼主脖子的蜥蜴爬下來看著他。

 

  「新年快樂喔,列恩。」

 

  〔完〕

 

  ※

 

  太久沒打文,來篇老梗找找感覺。

 

 

  〔居/01.01.2015〕